•  

    獲獎作文:一朝風雨 十年一夢

    時間:2015年03月01日    作者:系統管理員    來源:

    北京宏志中學 高二1班 唐正

    (榮獲第二屆“小作家杯”全國中小學生寫作大賽“一等獎”)

    窗外葉子被雨水沖刷得油亮,頭微轉,才發覺又到夏天了。很久很久以前,也是在這里,也是在夏天,你說:“程瑤,怎么了?”我回頭時眼里噙著淚,然后抬頭看樹葉,舉起手來擦干。

    這些都是后來你告訴我的,因為我記不得了。

    記憶跌回——

    l  乙酉年  初識在夏天

    你轉學到我的班上,不出一個星期就當上了班長,而我卻是辛苦努力才得到一個副班長。我們坐同桌,你每天都擺著一張冰塊臉,但我不解的是你能得到大家的“民心”。

    一次考試,成績下來,一向在語文考高分的我居然排名不如你。你一個男生卻在看圖寫話得了滿分,成績遠在我之上。令我吃驚的是你這冰塊臉也會有其它的表情,眉毛微挑:“程瑤,瞧你考得也太次了,學習要認真……”“講完了沒有?你不會考不好嗎?我下次就一定比你高!”你說我當時生氣的樣子真的是眉毛都豎起來了,我想象著自己的樣子,笑了。十年前的事,你居然還記得。“只有我們是從一年級一直到初中的,十年啊。”你這樣說。

    是啊,都十年了。

    你說,不止這些,還有很多……

    l  丙戌年  一朝風雨,你在身邊

    你說我不再像以前那樣開朗、常笑了,多數時候一人一呆就是好半天。那年我們很少互相打趣,即使你有意逗我,我回應的也是淺笑而不是像初識的那樣的倔強。擺出一副堅強的外表,好像在掩飾自己的內心,分明已經暴露了我心情,輕易即可察覺,我卻只是演給自己看。

    那年,我記得。

    我對父親沒有什么印象,只知道他和媽媽很早就分開了,至于原因,我不得而知,那時我還不記事。

    媽媽雖然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北京人,但是她并沒有自己的房子。自打我記事起,我們都一直在搬家,大概搬了十幾次。2006年的房子并不好找,我那時就希望能像班里的其他同學那樣有自己的小屋,晚上媽媽在那里哄我睡覺,我會有很多的娃娃,我會每天擺弄,類似過家家。

    又要搬家,我們大晚上去找房子,我又再纏著她給我一個家,她說:“好,我和我的姑娘回家。”

    然后媽媽就是整天地找房子。隨后我們住在了地下室,除了面積我還可以接受,其它的就是又潮又黑,只有那么一扇小窗,看到的不過是一角天空。小孩子的夢想都是很簡單的,我也不例外,所追求的不過是自己的房間和落地窗,但那時就是“夢”。

    這并沒有影響到我的性格,就是初遇你時展現的陽光。那時母親還有非常體面的工作——居委會主任,在我看來能夠被邀請去以“合作”的名義參加開學典禮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。她會穿著正式的套裝帶著工作證在桌子后面寫寫畫畫;她解決那些大爺大媽的問題,指導他們申請最低保障,為他們服務;她帶領那些阿姨們開展工作,怎樣部署,何時總結,井井有條。這些都是讓我驕傲的,那時的班主任也很尊重她。媽媽是一個熱愛生活的人。

    你也曾經笑說:“程瑤,你媽媽出席開學典禮,坐在嘉賓席,真好!”那時的我是驕傲、倔強的,即使沒有父親的手帶我飛翔。

    明白一個的道理也許只是一瞬間,那年,我明白的是四個字:世事無常。

    突然間,放學媽媽沒來接,我以為是尋常的加班,自己回家了。然后等來的不是媽媽,而是來接我的爸爸(我記憶中他的樣子很模糊)。爸爸說母親病了,讓我暫時跟他生活。后來我知道,那病叫病毒性腦炎,對大腦有很大影響,而且十分損傷記憶力,在住院時我去看她,她很難告訴我我是誰,因為她記不得了。

    我對“爸爸家的人”沒有什么印象,他們對我這個“外人”也沒什么好感,多數時間,我是在外面游蕩的,一個人,漫無目的。

    回憶起那年,最珍貴的就是你的陪伴。你會在游蕩時和我一起,聽我講“今天發生了什么”,面對不在開朗的我,你選擇陪伴,然后和我一起走那些我們都并不熟知的路。兩個人,隨性而走。

    你說過不要緊,總會過去;你會轉移話題聊些我喜歡的文學;你會沒話找話說我們一起在外面寫作業吧。

    聊來聊去,你知道我那時最大的希望就是媽媽變回原來的樣子,我不斷向你重復著“這只是一場夢”,我以為只要醒來之后,我仍然是那個無憂無慮的我。

    那一年,我們二年級。

    l  戊子年  風雨未停,你在左右

    母親于七個月之后出院了,我們再次搬了家。我以為又可以像以前那樣生活了,但是,不是。

    母親失去了工作,我們成了最低保障的享受者。很久很久以前我看媽媽指導那些孤寡老人,大爺大媽填表的時候心里是何等驕傲?現在我只能看著母親在申請書上簽字。人間世事無常,我這樣想。

    出院后的媽媽變了一個人,她很容易忘事,很容易生氣,她會做些無理取鬧的事,還義正言辭。我的生活大多還如往常,游蕩。

    那一年,我四年級,母親到學校說不是,還當著很多家長的面:老師經常判錯作業,她說老師不負責卻不想著僅此一次,況且人非圣賢,孰能無過;學校規定抄寫作業,她說凈做無用功卻不想這是記憶方式,并無錯處。諸如此類。我每當聽到同學們說:“她媽老到學校鬧事,咱們別理她,跟她媽一樣。”我就覺得很無奈,我什么都沒有做,就換來了同學的敵視。也是在那時,我開始明白“真心”的含義。老師也不喜歡我,去問問題,他們大多都忙。后來我索性就自己研究,那陣子耗費了不少光陰。常會鼓勵自己說要當一個好老師,我會走進孩子的心里,不因為外物輕視任何一個孩子。我一定要站在講臺上告訴我的學生,每個人都是一樣的,只要你不放棄。正如丁立梅的一本書——《風會記得一朵花的香》。你就是最靚麗、獨一無二的風景。

    我為此經常把自己埋在書堆里,無人理會我只能自己呆著,學習也就成了唯一的選擇,每天看很多書,各種各樣,從文學名著到報刊雜志,后來我發現初中教材很值得一看,輾轉多次,借來了初中的所有書。我開始做筆記,勾畫每個要點(當時不知道什么重要,就暫時把不會的稱為“要點”)。大量的閱讀再加上我本身的記憶力,不到一年,我已經掌握了初中歷史、地理、政治的大體脈絡。

    雖然同學老師都不喜歡我,但你仍然愿意和我坐同桌。你會講題給我聽,幫補我數學上的漏洞;你會耐心聽我磕磕巴巴講完思路,糾正我的錯誤。

    偶然一次我們聊天,你聽我講完“當老師”的想法后還鼓了兩下掌,說很適合我,你甚至希望我逐漸變成一個學者,從事專業研究。

    我學累的時候你還會吹一段曲子,不知道你什么時候學的笛子。那時我是你最經常的聽眾,你說音樂能放松心情,沒有坎坷過不去。

    面對我的“尋求幫助”和“傾訴”,你從不拒絕我,因為你明白我只有你,這個可以聽我把話說完的人。

    風雨未停,你仍在我的左右。

    兒童節是同學們最喜歡的節日,那意味著禮物和喜悅。那年的兒童節,媽媽沒有像往常的兒童節帶我去玩,甚至連“節日快樂”都沒有跟我說。(原因大概只有母親知道,當然,她可能不記得了。)

    不斷地回憶著那個說“我和我的姑娘回家”的人,她給我的家在何處?為什么不告訴我?為什么這個痛苦的夢這么長?為什么我還沒有醒?沒有答案。

    我出門漫無目的地走著,身后傳來了你熟悉的聲音:“程瑤,怎么了?”沒有理你,待我轉過頭,發現你只是透過淚水的一個薄薄的幻影。抬頭看著樹上的葉子,妄圖淚水倒流,卻沒有實現,舉起手來擦干。

    “我一定要闖出自己的天地,自己給自己一個家!”

    “好,我們一起奮斗,擊掌為誓!”

    我笑了,轉過身,“啪啪啪”,三聲過后,許下了我們青春里最初的諾言。

    l  乙丑年 ,相視而笑,一起向陽

    我們考上了同一個初中,再次分到同一個班級。因為曾經老把初中的書當閑書看,成績比你高好多,而你的一直成績平平。你解釋說沒適應好導致初中基礎薄弱,我開始像以前你給我講題那樣一步步說給你聽,答題思路,做題技巧,注意事項。那個畫面就像很久以前你和我坐同桌時一樣。

    成績好了的我,經常研究題,為此帶上了厚厚的眼鏡,慢慢地,你的成績也在班里嶄露頭角,再加上你本身的相貌,音樂帶來的靈氣,這些都把你凸顯更像才子,當時流行清宮戲,大家戲稱你是“十三爺”。

    在青春的路上,我們都在悄然改變。

    當我們聊到這里的時候,我打趣你缺少“十三爺”的氣度,你嘲笑我說成績好了嘴就變利了,面對五年來我再次對你的打趣,你回給我的同樣是朋友間的快樂。

    那時母親的病已經很穩定了,只有病毒性腦炎誘發的癲癇時有發作,但大多時間,她還是正常的,只是吃藥調理。

    你聽完我說這些,笑著祝賀我。接下來的一瞬,便都沉默了,我們已經不再是曾經的小孩子了。

    “程瑤,我們的承諾你還記得嗎?”

    “當然,我還是想考師范學校,當老師,如果有能力的話就從事一些傳統文化的研究,比很多人早接觸歷史這個學科,很喜歡,再加上略有些文墨,將來做這個挺好的。”

    “我想去考理工,國際上緊缺這種人才,還有很多出國的機會,可以去外面看看。我知道這會吃很多的苦,但是人哪有不吃苦的?”

    “是啊,我們一起奮斗吧,一起向陽!”

    相視而笑。

    l  壬辰年 ,岔路口,我們各自追夢。

    我們要中考了,每天練卷子,一篇篇。

    晚自習下了之后,我們一起回家,聊的最多的還是將來。我跟你說考理工清華好,你說考師范北師大好,我頭微搖,還是陜師大,我想走出看看。

    慢慢地走,看著周圍一個個人,我們才發現不知不覺中我們已經在為夢想奮斗,已經在開始學會把藍圖變成現實。

    伴隨著倒計時數字越來越小,我們的壓力越來越大,聊天的時間變少了,說說話說的也是鼓勵。夢想在我們心里已經扎根太深,好像就這樣擁抱它一直到永遠,那時候純真的夢,我們就會為它一直付出,直到實現。

    初中老師對我的家庭也有了解,知道母親和我生活不易,向我介紹了外區的一所旨在招收品學兼優、家庭困難的學校。校長對我的成績早就有所耳聞,聽到這件事也是提前向我祝賀,希望我能考上這所學校,實現夢想。

    你說希望你能離夢想更近,期待看我成功的那天。我把手用力拍向你的手掌,“好!”這聲音,響徹整個操場,充斥在整個校園。

    中考成績出來,我考上的夢寐以求的學校,你也升到了區里的重點高中。因為住校,一周才回去一次。我們的距離早已不是當時胡同里門對門了,所不變的是我們仍在為夢想奮斗。

    上了高中,我一開始沒能適應好住宿生活,成績下降到年級倒數,學校有很多的活動,很多的機會,因為我沒有好好把握,所以剛剛開始的高中生活并不是特別順利。“啪啪”地翻著書,不敢讓自己停下來想“夢想”二字,怕它離我遙遠。看著不懂的教材,硬要自己耐下心來想。文史類的偏科給我帶來了很大阻力,數學又成了漏洞。

    你還是如往常一樣是一個才子,歲月把你變得更像歷史中的“十三爺”,重感情,有才干。

    你告訴我了一句話給我加油——沒有人知道明天是什么樣子,究竟是陰霾密布還是陽光燦爛,但那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明天之后還有明天,只要生命沒有結束,夢想沒有停止,就永遠有希望。

    是我們都喜歡的那本書里的話,我笑了,現在我們仍然相互鼓勵。

    一個月后,我的成績有明顯好轉,期間,你也幫我講過數學,就像六年前一樣。

    l  甲午年  回首過去,十年一夢

    我們在夏天認識的,也是在中考的夏天分開的,我們的夢想都還在遠處招手,鼓起勇氣走向前。桐華說:“沒有人知道明天是什么樣子,究竟是陰霾密布還是陽光燦爛,但那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明天之后還有明天,只要生命沒有結束,夢想沒有停止,就永遠有希望。”

    看著窗外的葉子,頭微轉,脖子一陣疼。窗外又下雨了,那像葉的淚,無聲地哀慟它逝去的伙伴,但沒有關系,不論經歷了什么,都會一直向陽。

    回首過去,我在日記里寫下了這樣的一句話——

    一朝風雨,十年相知;一朝有夢;十年奮斗。

    下面簽上了我大大的名字:程瑤

    雨停了,天晴了。

    指導教師:北京宏志中學 張道新

    一本大道香蕉中文在线视频,日本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,2020无码专区人妻系列日韩,夫妇当面交换中文字幕完整版